HI~这里蝴蝶(*´∀`)。目前主推龙嘎,不逆不无差,欢迎太太们找我玩😚😘😍

Fleur(韩叶,吐花症)P1

准备拿去杭州O的小料

通贩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78m3Cf&id=521062945739

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43240


关于写什么CP我真的是纠结了一会儿,最后决定还是韩叶吧,因为比较好写(喂)

想写叶修视角的吐花想写很久了!!!不过下一更是几天后,因为我还要考试……

喜欢的话就来个喜欢,推荐和评论吧>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于花吐き病:

设定为在亚洲传播,说话吐出花瓣的一种症状,如果长期不进行治疗将会面临死亡,可惜的是该症状无药可解,治疗方法为和喜欢的人一吻,且吐出的花瓣触碰者会传染。

Fleur

 

第一次感到不对劲的时候,是在看霸图的比赛录像,叶修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随手打开文件夹里的某个他事后根本不记得的视频,一边拆了一包薯片准备研究一下这帮老对手。按理来说这一天会和叶修生命中任何普通的一天一样,在荣耀和其他无所谓的事情中被消磨掉光阴,留下草草几笔笔记,湮没在记忆深处,但突然,叶修咳嗽了。

 

咳嗽并不是什么不合理的事情,任何人都会,无论是因为感冒还是呛着了,都不能说咳嗽是什么奇怪的东西。问题不是出在咳嗽,而是出现在咳出来的东西上,那还带着自己体液的事物,是一朵蓝色的花。叶修敢保证自己并没有吃过什么花料理,也没有留一朵花在自己口腔的习惯,因此对于这朵花的出现,他感到非常不可思议,就像一个原本身无分文的流浪者突然被告知自己其实继承了一大笔财富同时却是个臭名昭著的杀人犯一样。

 

叶修将那朵花扔进了垃圾桶里,然后溜进厕所张大嘴巴。无论怎么看都很正常,虽然舌苔的颜色泛出不怎么健康的白,但其他并没有哪里不对。叶修揉了揉自己的肚子,怀疑是不是在睡觉的时候吞下了那么几粒花粉,然后那些奇怪的花就在自己的胃里扎根下来,茁壮成长……等等打住,这未免有些太过于科幻了不是吗?叶修干巴巴的笑了两声,又纠结了一会儿,决定忘记这件事。

 

人类对于一些小事的记忆能力总是有限的,尤其是在忙碌的时候,叶修一边准备比赛,一边关注着网游里的事情,根本没那功夫去想起什么花啊什么的,也就真的忘记了先前发生的一切。故事仿佛又按照既定的轨迹正常的运行,直到不知道哪一天,哪个时候,也忘了正在做些什么,叶修又咳嗽了。他微微弯下腰,捂住嘴巴,咳个不停。这景象太过于惹人在意,因此叶修的队友们都纷纷看着他,目光中有着担心。

 

叶修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因为眼球的干涩而微微分泌出一些生理性的泪水,叶修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被咳出来了,但事实证明这只是杞人忧天,被咳出来的仅仅是花而已。花,蓝色的,带着椭圆形花瓣的,恐怖的存在……所有人都注意到了,那些花瓣顺着叶修的指尖掉落,湿哒哒的粘腻在地上。

 

“这是什么……?”苏沐橙走过来,想要去扶一把叶修。

叶修挥了挥手,不让苏沐橙过来,他收拾好那些地上的花瓣,随手将它们扔进垃圾桶。不知道值不值得感到幸运,那些花并没有类似于呕吐物的味道,相反,它们带着属于花的清香,和野外的,抑或是花店里出售的并没有不同。唯一不正常的是,它们是从叶修的体内被咳出来的。

 

“叶修?”苏沐橙很担心,“那些花?”

“我不知道。”叶修的眉头皱得紧紧的,“这不是第一次了,但我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会咳出这些东西。”

“要不要去医院看看?”陈果问,“是不是得了某种疾病?”

“我从来没听说过会让人吐出花的病……”方锐翻了个白眼,“我说老叶,你不会犯抽吞了好多花吧?”

“怎么可能。”叶修摊了摊手,“在食物选择上我还是偏向于正常人类。”

 

叶修非常坚持他不需要看什么医生,毕竟,天啊,这事情根本就不像现实中会发生的不是吗?而且比赛将近,他恨不得把自己拆成两个来用,根本没那个闲工夫去在意这些破花。反正只是偶尔吐了花而已,他的手速和大脑似乎并没有被影响到,全当改善空气了。叶修做了几个深呼吸,安慰着自己。

 

然而事情并没有好转,反而愈发糟糕了起来,由原本间歇性的咳嗽,变成了每天都会吐花。叶修躺在床上,捂着嘴巴,身体微微弓起,发着抖。他不停的咳嗽,那些该死的花瓣止也止不住得掉下来,湿哒哒的,带着难以忍受的清香,到处都是。他没有告诉自己的队友,因为他原本觉得事情并没有这么糟糕,但事实好像并不是这样的,叶修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透露给队友们知道,万一这种病——或是别的什么的——影响到队伍那就太糟糕了。

 

叶修之前一直隐藏的很好,他最近都是自己一个人呆在房间里,随便找了个理由。队友们最近也都很少接触他——叶修担心这会不会是可传染的因此尽量避免了这种接触——但所有人似乎都觉得这并不是不可以理解的,毕竟他依旧每天都有正常的出现,在战队里转转,吃饭也一顿不落。但现在……

 

叶修停下了咳嗽,他大口大口喘着气,坐起身收拾掉花瓣,用冷水洗了把脸。经过电脑的时候,叶修顿住了,他坐下来打开百度,搜索关键字“咳嗽吐花”,意外的是,似乎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有了这种经历。

 

叶修随便打开了一个,那个网友的症状和自己的基本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他吐出来的花是红色的——猩红的,花瓣末端稍微带着点黑的玫瑰。后面有很多人跟帖,纷纷讲述自己的遭遇,甚至后面演变成了对花的展示,而叶修可不认为这有什么好展示的。叶修关掉了网页,又打开另一个,和之前那个差不多,大家似乎都因此而非常困扰,又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当然不是没有人去看医生,但这似乎是一种新型的疾病——叶修打算暂时称其为一种病症——目前还没有什么很好的治疗手段。

 

突然,一个人的发言让叶修觉得非常在意,那个人说自己在接触过患有同样症状的朋友吐出来的花瓣后,也得上了这种病,一开始同样非常轻微,但现在已经很重了,几乎每天都要吐出好几次,严重影响了生活,更可怕的是他的朋友因为病情过于严重,已经出现偶尔的呼吸停滞现象了。

 

这么说这种病是可传染的?叶修感到一阵后怕,又庆幸自己从来没让队友触碰到自己吐出来的花。叶修的手指颤了颤,他现在的病情已经到怎样的程度了?会不会已经属于很重的那种?他会不会因此而窒息?叶修的心疯狂地跳动着,他关掉了网页,在关键字上新加了一个词“痊愈”。符合搜索条件的选项一下子少了不少,叶修翻找着,希望能找到治疗的办法,他不相信中国这么大,会没有人被治好过,这种病的死亡率总不至于是100%吧?!

 

令人失望的是,虽然不是没有中途突然痊愈的例子,但所有人痊愈的方式都大不相同,而且莫名其妙。有人说自己去男朋友家住了一晚就好了,也有人说自己在吃过妻子煮的汤羹后就好了,更多的是不知道为什么,总之突然一下,就不再吐花了。没有任何的帮助,但最起码叶修知道这种病是可以被治好的,他觉得自己必须得让队友们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救自己,至少避免其他人被自己传染。

 

叶修急匆匆的打开门,把所有人都叫到了会议室,说有事情要宣布。等所有人都到了之后,叶修坐在沙发上,手指因为紧张而不断摩挲,他整理了一下要说的话,接着微微张开了嘴。就在这个时候,叶修突然猛烈地咳嗽起来,他瞪大了眼睛,看着花瓣源源不断的掉出来。蓝色的,蓝色的,他的视线全部被蓝色所掩盖,带着泪水的模糊和酸涩。周围不断发出惊呼,所有人似乎都想靠过来,但叶修猛烈地摇着头,左手胡乱地挥着不让任何人靠近。他想要说话,想要出声,想要警告其他人不要碰这些花瓣,但叶修什么都做不到,他只能不断的咳嗽,任由花瓣在地板上堆积成小小的山。

 

“咳咳咳……”叶修终于停了下来,他喘着气,擦去眼角的泪水,快速的收拾好地上的花瓣。

“叶修!”苏沐橙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你怎么了?!我还以为你……”

“抱歉。”叶修心下一阵愧疚,他不应该隐瞒的,“总之……抱歉。”

“你道什么歉!”苏沐橙捂住了脸,“你什么错都没有不是吗……?”

 

叶修沉默了,他扫视了一圈紧张而担忧的队友,无奈地叹了口气:“看样子我是患上了一种叫做‘吐花症’的病,网上是这么说的。没什么特别的,只是会不断地咳嗽,然后吐出花来而已。”

“这算什么,吐花症?”陈果皱起了眉,“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很正常,在此之前我也没有,但这种病似乎已经有过一段时间了。”叶修耸了耸肩,“我并不是什么特殊的病例。”

“那要怎么治疗?”陈果问,“需要喝什么药吗?”

“很遗憾的是,目前似乎并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叶修再一次叹气,“至少我没发现。”

 

“这种病对前辈有什么影响吗?”乔一帆担忧的说。

“我不知道,晚期的话可能会引起窒息吧……”叶修的语气里带着轻松,“不过不用担心我还没到那种地步。哦对了,你们千万不要碰到我吐出的花瓣,那玩意儿会传染。”

“窒息!”苏沐橙尖叫了一声,眸子里满是惊惧,“你会死?!”

“严格意义来说,是的。”叶修点了点头。

 

顿时,整个会议室沉浸在一股浓重的沉闷氛围中。

评论(13)
热度(179)

©  | Powered by LOFTER